00:00

    

    有些时候想法只是一瞬间,总因工作上的点点滴滴,时而想起,时而忘却,等闲暇之际,却不知从何说起,这也许就是我们多愁善感的人生。

    看到如今微信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、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充斥着大量的信息与未知,我不得不写点什么来诉说一下过去的曾经。对于交流方式,初次体验,应该还是小学时期的小纸条,这应该是我接触的最早的传递方式,当然那时候的我,并不知道传纸条的意义是什么,也许只是新奇或者好玩,当然纸条上的内容,已记不清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,反正对于学生时代的我,老师越是不让做的事情,反而越是勾起你要去做的动力,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人的本性,还是教育的弊端,其实做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生总要去试一下。

    当我上初中那会,对于传信有了一定的了解,当然那时候的网络刚刚起步,作为学生的我,当然是没有太多的上网机会,首先时间不允许,课太多了,虽然大多数课都是在睡意朦胧中度过,但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那种境界还是有的,那时候还没有QQ这种通讯软件,能上网的地方也仅仅只有网吧,当然黑网吧是必须的,因为那时候上网并不需要身份验证,去网吧除了打CS,当然还要抽点时间找点乐子,这里边就涉及到了聊天室,那个时候的聊天室,其实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网页,谁都可以进的那种网页,不用注册也可以聊天,当然大部分人还是要注册的,在一个聊天室中,随意模仿一个路人甲,开启人生寻求真理之路,其实显示器背后大部分是一群毛头小子,毕竟网页聊天室是不能加好友的,所以你今天聊的对象,明天不一定能找的到,为了保持这份纯真的友谊,当然还得靠线下发展,笔友由此而生。

    我上初中那会,在网络上解释了几名笔友,像我这样的沉默者,其实沟通能力还是比较匮乏,最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一个穷字,上网需要钱,写信当然也需要钱,对于学生时代,你一个月省下来的钱,可能还不够上一个小时的网,所以,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。为什么要写这些多铺垫呢,当然这里我想表达的内容,其实就是为了做一个对比,不确定性太多,交流时间很长,但是那份有所期待的感受很真实,现在的网络已经比之前发达的太多了,写信这种事我估计已经没有人再使用了,有那时间写信,不如直接发个语音,既省事有高效,我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思考,这样的高效到底好不好?

    到我上高中那会,写信依然还是比较流行,当然前提是大家都还没有达到每人一个QQ的情况下,我记得我高中那会让我感触很深的一件事,有那么一个男同学,用卫生纸作为信纸写信,当然这不是关键是,到后期,他居然在煎饼上写字,煎饼这东西,可能有些人并不了解,在山东他是一种主食,最有意思的是,信到达之后,碎的一塌糊涂,根本不知道上边的内容是什么。

    这种写信的日子,一直持续到我高中毕业,现在我依然收藏了不少高中时期的信件,偶尔有时候也会打开看一下,觉得那时候的我们真的很年轻,对于未来是非常的向往,但是这些也只能深藏在内心中,有时候人为什么会怀旧,因为记忆总是带有暗黄色的美好回忆,当你无意打开时,总能回想起那时候的美好,记忆如果带有颜色,那她肯定不是灰色。